首页 »

王翰:无法低调的最年轻亿万富豪

2019/9/17 9:39:54

王翰:无法低调的最年轻亿万富豪

 

11日,香港《南华早报》网站援引彭博亿万富豪指数,称全球最年轻亿万富豪之一在中国诞生,直指均瑶集团大股东,已逝前董事长王均瑶长子王翰。

 

由于均瑶旗下吉祥航空近日上市后,股票价格在不到三周时间内飙升两倍,王翰资产净值由此达到12亿美元。这位27岁的富豪从2004年过世的父亲那里继承的股权,如今终让他成为进入彭博亿万富豪指数的全球最年轻富豪之列。

 

富豪是肯定坐得实的。但实际上,只要做个简单的背景调查就可知:由于2004年王均瑶过世时,将手中40%均瑶集团股份转给其家属,王翰当时手中已握有均瑶集团35.5%的股权。而彼时,该集团总资产已达25亿元。换言之,王翰的股权折现早已超过8亿。即使换算为美金,他也已妥妥进入了亿万富豪行列。彼时的王翰,还不到16岁。

 

所以,严格来说,彭博的统计有点问题,而其切入的眼光就更值得玩味了。

 

比如,它说,据统计,今年由于内地股市大涨,已造就至少75个亿万富豪。在与吉祥航空类似的春秋航空,董事长王正华与儿子王煜共同持有该公司26%的股份。以6月11日137.4元的收盘价计算,王煜的个人资产也超过了10亿美金。可这70多人中,如今唯独王翰被扒了出来说事。这是为了什么呢?

 

除了年龄因素,最大的可能,还是均瑶集团的话题实在太多。从家族企业,到掌门人早逝,遗产之争,叔侄共处,有关均瑶集团的轶事甚至被编成了心灵鸡汤,广为传播。这一家,具备了几乎所有普通人对豪门恩怨情仇的想象。而由于均瑶家族在王均瑶逝后更加低调,其后的发展历程与内部股权结构、管理机制、权力分配等都不甚为人所知,这大概就是为何所有关于这一家族的话题,都会被广泛关注的原因。

 

吉祥航空上市现场目击

 

其实,5月27日,吉祥航空在上交所上市,笔者也曾在现场见证。但吉祥航空在全场的焦点人物,始终是现任董事长王均金。王翰虽是大股东,但在活动与敲钟仪式上始终未曾上台露面。

 

这也印证了另一个传闻,王氏家族成员早已全面淡出管理层,集团各个板块负责人全部由职业经理人出任。王翰虽是大股东,但并不插手集团任何业务。也就是说,这位“少东家”,只是位甩手掌柜。

 

这也是自王均金掌控均瑶集团后,为整个集团定下的发展战略。之前的王均瑶,管理风格继承了温州商人踏实肯干的一贯作风,最大特点是“事必躬亲”,甚至在浦东新总部装修时,王均瑶连选用什么油漆、家具也要事必躬亲。

 

王均瑶当年构建起的框架根基并未动摇

 

均瑶集团在2004年王均瑶过世时,已形成了航空、乳业、百货零售、投资置业等四大业务板块,总资本逾25亿元,其中王均金负责乳业,王均豪负责置业。

 

出生于1969年的王均金,比王均瑶小3岁,性格沉稳,作风低调,在创业初期,便跟随王均瑶各处闯荡。他从最初天龙包机公司的经历做起,参与了均瑶集团及其前身的创立和发展。虽然王均瑶有二子一女,王翰、王超和王滢滢,但彼时长子王翰还在读初中。

 

王均瑶在自知不治后,为了平稳交接,对管理权力和关系资本移交做了精心安排,授意王均金全面着手集团事务,但在股权结构中,却将最大比例移交给子女亲属,也为王翰今后掌控均瑶集团埋下了伏笔。

 

可以说,正是在王均瑶的精心安排下,均瑶集团度过了最初的平稳过渡期,进入到之后的迅速发展阶段。这与山西首富李海仓突然遇害给企业造成的慌乱,另一位“上海温州军团首领”——上海七浦路服装市场老板胡加招逝世后,家人争权到法院的闹剧相比,均瑶集团的过渡至少看起来相当和谐。

 

王均金在之后这10年对均瑶集团的调整,也属于在枝节上的修建、在领域上集中,并未触及王均瑶当年构建起的框架根基。前进的大方向在接班前后保持一致,很有效地避免了均瑶集团在调整中倒退的状况。

 

不可以被忽略的王翰

 

而在管理上,自2005年12月,毕博管理咨询公司前全球高级副总裁黄辉出任均瑶集团CEO后,王氏家族成员已全面淡出管理层,集团各个板块负责人全部由职业经理人出任。

 

至今,均瑶集团在航空板块中主要拥有吉祥航空,和2014年刚成立的九元航空两个品牌;乳业则摒弃了自己生产,改为主要经营以健康食品为主的“味动力”品牌,拥有6家工厂加工,每年增长都在50%;文化领域正与迪士尼合作,做相关产品开发,包括纪念邮票;2015年,均瑶集团作为第一大股东的民营银行上海华瑞银行在上海自贸区注册,5月23日正式开业,专注服务科技创新、服务自贸改革;此外,均瑶集团在互联网领域,已接手i-Shanghai无线网络项目,还与华住集团合作经营酒店,在自贸区开了融资租赁公司;上海著名的世界外国语小学背后,也有均瑶集团的影子……

 

王均瑶过世10年之后,均瑶集团资产翻了近10倍,员工人数扩大约2.3倍,近万人。王均金提出的目标,是打造一家百年老店。然而,从家族方面分析,均瑶集团面临一个不容忽视的变数,正是王均瑶长子王翰。

 

当年在王均瑶的安排下,均瑶集团经过两次股权调整,目前王翰、王均金、 王均豪、王超和王滢滢分别持股35.5%、35%、25%、4%和0.5%。就股权而言,王均瑶家庭与其两位弟弟的持股比例并未发生变化。2004年的分配选择,更像是不得已的权宜之计,王翰随时可能掀起风暴,重掌大权。

 

这也是这一次港媒的新闻报道中,重新提醒人们警觉的最亮点。11年后,侄子王翰已长大成人,手握多数股权。虽然他与掌权多年,资源丰富、经验老道的叔叔在实力上还无法相比,但对致力于打造百年老店的王均金而言,下一轮集团大权在家族内部如何传承是无法回避的问题。随着侄子的成长,权力也意味着要逐渐重新分配。加上生母与继母话题,整个王氏家族注定仍将经历一番为万贯家财同室挥戈的阶段。

 

曾有人评价说,“温州富豪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个最具典型意义的时代符号。当年洗脚上岸的这些‘泥腿子’,在时代大潮与政策阳光下,想不富都难的财富快速积累,再婚、子女、家族,都为身后庞大的财产分割埋下了历史的伏笔。这也是如今几乎所有中国民营企业家共同面临的情况。”

 

均瑶集团虽经历过“兄终弟及”,但更多家族还是信赖“子承父业”。这也是为何,从碧桂园“千金”杨惠妍、刘永好之女刘畅、娃哈哈公主宗馥莉,到著名的“国民女婿”王思聪,都无一例外分外受到关注的原因。

 

相比而言,虽然王翰已经足够低调,但他面前的路,显然并不好走。无论对普罗大众,还是在家族内部,他只能变得越来越“扎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