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宝的使命,妈妈的爱与痛

2019/7/30 14:26:11

二宝的使命,妈妈的爱与痛

 

不期而至的二宝

 

我和老公都是外地人,好不容易完全靠自己的努力落户上海,买了房、生了娃,两个人都要上班,老人又都在外地。无论是出于经济还是精力,都不敢想生二胎的事。

 

可老大出生后,被诊断为“不能成长为正常劳动力”。意外怀上二宝后,就决定把她生下来。身边的人都说我是因祸得福,其实我们自己觉得很对不起二宝。因为她的出生,注定是为了姐姐的幸福。我们赋予她将来照顾姐姐的重任,而且有一天只要姐姐需要,随时可能要献出自己的骨髓。

 

怀二胎时,老大只有四岁多一点,还不太能体谅妈妈。刚怀孕时,老大还常常向我撒娇要抱抱,后来不敢再抱了,但面对她的撒娇耍赖,我心里是又难过又纠结。

 

上了一天班,上班路上来回2小时以上的孕妈妈,回家想躺下都不可能。老大缠着要陪她玩,更别提给二宝听胎教音乐、讲胎教故事这样“奢侈”的事情了。

 

老大的敏感

 

肚子越来越大,前面讲的那一套关于生个小弟弟小妹妹陪她玩的话,就哄不住大宝了。

 

她变得异常敏感,比平时更加粘人,不粘爸还非得粘妈。平时洗澡坚决不让爸爸洗,周末她爸想带她出去玩一玩也不肯,因为她生怕回来时妈妈不见了。她真的会担心妈妈有事,虽然她不会直接跟我说。

 

有一天,她跟幼儿园老师说:“妈妈的肚子像气球,会爆炸的。”一方面她害怕妈妈会生病,一方面也是担心即将发生的变化。

 

孩子担心这些太正常了,成年人也会担心他最爱的人。如果突然家里多一口人,成年人也会有个适应过程。

 

所以,她要求我帮她洗澡,我就答应了。但是会跟她协商,洗完让爸爸帮她擦干、穿衣服,她多半欣然接受;她要求陪她睡觉,我也欣然答应,只要等她睡着后背对着她就不会被踢到。多陪伴,能满足的尽量满足,可不能让她一开始就记恨二宝夺走妈妈的爱呀。

 

二宝出生后坐月子期间,正值老大幼儿园放长假。白天在家时,老大由月嫂看着尽量不打搅我休息。我只要一有精神,就会叫她到床边陪她玩。晚上她还是要睡在我旁边,有一两晚上尝试让她跟爸爸睡另一个房间,她每晚大闹,全家伤神。后来还是跟我睡一起,她才睡得安稳。

 

后来老二满月了,幼儿园假期结束了,老大看我一直在家没去上班陪着老二,似乎很有情绪,每天午睡时大闹幼儿园。于是,每天中午我自己去幼儿园接她回家,用更多的陪伴消解了她的不安。

 

带两个孩子的艺术

 

抓大放小,是二宝出生后我们夫妻达成的共识。一方面老大身体不是最好,本应受到更多的照顾;另一方面四岁的小孩感情太脆弱,容易受伤。二宝出生后,没有几天是睡在妈妈旁边的,只有产假那三个月,白天能安安静静躺在妈妈身边,后来就开始睡小床,由阿姨和家里老人照顾。

 

老大什么事都找爸妈,而才一岁的二宝,遇到让她不安的事,不会哭喊妈妈满屋找人,而是直接扑到老人的怀里。看到这个,作为妈妈的我既略感失落,也欣慰孩子的个性从断奶开始就悄悄独立了。

 

在孩子们之间建立亲情是个技术活。跟老大独处时,我经常对她说妈妈最爱她,因为她是妈妈的第一个孩子。不断强调这一点,让她记住。老大不在时,多抱抱老二,让她感受妈妈的爱。母女三人在一起时,不要当着一方对另一方过分亲密。

 

现在下班后,老二有时要扑到怀里来撒娇。这时候,久不撒娇的老大也必定赶过来,要推开老二独占怀抱。谁让老二老实、力气小呢?这个时候我往往让她们两个一人坐我一条腿,说:“妈妈我左拥右抱。”老大听到个新词语,开心地笑。老二看姐姐笑,也跟着笑。

 

家里老人做晚饭的时候,是我们母女仨最开心的时间。我把两个孩子带到床上,我半躺着边休息边陪她们玩些床上可以玩的小游戏,这也是每天建立姐妹感情的最佳时刻。大的会教小的各种床上活动,小的就跟着模仿,或者呵呵直乐,亲情就这样在每日的“床上游戏”中培养出来了。

 

老大以前对妹妹是比较排斥的,但现在已经变得离不开妹妹了。她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找妹妹,经常会去亲亲妹妹,妹妹不高兴时还找玩具给她,吃晚饭时还用自己的筷子挑小块的菜给妹妹吃。如果妹妹去幼儿园接她,她还特别高兴。有一次她生气了,对着妹妹大叫,我试探着说把妹妹送别人家算了,她立刻大声反对。

 

吃穿用度讲究先来后到,充分利用。随着二宝的诞生,经济负担变重了,我们开始思考好好管理孩子们的物质生活。如今一岁多的二宝基本上跟姐姐吃的一样,除了奶粉和她特别爱吃的东西,待遇基本跟姐姐一样。老大不玩了的玩具,二宝接着玩;老大小时候的衣服,二宝接着穿。所幸两个孩子都是女娃,置装费省了不少。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我们也只买了一个玩具,希望养成孩子们轮流玩的习惯。两个孩子还没有形成这个习惯,一般是姐姐不肯玩的,才愿意给妹妹玩,而妹妹小小年纪已经知道哭得稀里哗啦寻求大人的帮助。

 

姐妹间的纠纷,我们一天要处理很多次。而我的做法是,先让老大玩,同时引开老二的注意力。等老大玩得差不多了,再让她给妹妹玩。

 

意料之外的收获

 

有两个孩子,有人觉得家庭教育的负担成倍增加了。我的感受正好相反,特别是精力上的投入不会直接翻倍。姐妹之间的争执与妥协,能够帮助她们适应环境的变化、掌握跟人相处的分寸,这一点仅凭我个人的力量,短时间无论如何教不会的。

 

就像老大,不再那么自我中心,适应能力也变强了很多。在幼儿园,她变得更合群,个性没有以前那样倔强,也会交朋友了。老师说,有了妹妹之后的这段时间,孩子似乎一口气长大了。

 

在家中,老大有可能会担心妈妈会不会只爱妹妹不爱她,这时稍加引导,就可以让她变得更乖巧,更有上进心。老二暂时不太知道计较这些,但是她常常羡慕加仰慕地看着姐姐做这做那,并极力模仿。于是,她的进步程度常常会超出我的想像。

 

我现在不再纠结心里更爱哪一个,也不再纠结二宝将来可能的使命,她们俩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彼此,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