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媒:雾锁京城如何治

2019/8/14 3:27:19

外媒:雾锁京城如何治

 

在关闭了几十家工厂、暂停户外施工活动和派多个督查组赴工厂检查后,北京的空气在周一仍连续第五天呈现严重污染状态。该市官员预测,雾霾将至少再持续三天时间。

 

北京周边地区天津市和河北省都已采取了更严厉的措施,包括减少上路车辆和暂停钢铁等行业的部分生产等。

 

中国环境保护部周日表示,已派督察组赴京津冀地区,就重污染天气应对工作进行专项督查。新华社报道说,督察组将走访重污染行业工厂和建筑工地,若发现违反生产标准的行为,将予以公示。

 

不过,这些紧急措施似乎收效甚微。北京周一仍被浓重的雾霾所笼罩,美国驻华大使馆空气监测站当天傍晚的空气质量读数一度达到了450。美国环境保护署表示,在美国空气污染指数超过300的情况“极为罕见”,通常只在发生森林大火等事件时才会出现。

 

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法学院研究中国环境法的专家王立德(Alex Wang)说,短期来看,在空气污染严重时采取大力度的行动,不仅会让对空气质量一事感到厌倦的北京居民提供些许安慰,也会迫使中国国务院和有关省市施加更多拿出解决办法。

 

研究机构NSBO的高级能源分析师Tian Miao说,北京市政府虽关闭了大部分设备陈旧的工业企业,但该市大部分空气污染物的排放来自河北等周边地区。河北是制造钢铁、水泥和玻璃的工业基地。她说,煤电厂是空气污染物的最大来源,但这类设施很难轻易关停。

 

今年初,政府提高了若干污染行业和废物处理流程的标准,这些标准制定于80年代,已经难以适应当代中国的产业规模。但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Tian说,你不可能停止供暖,也不可能停止供电。污染就这么来了。

 

北京市周一再次发布空气污染橙色预警。这套用颜色进行编码的预警系统包括蓝、黄、橙、红四个颜色,代表的空气污染等级依次加重。当有关部门预测空气污染指数将连续三天超过200且其中至少一天超300时,便会发布橙色预警。

 

橙色预警发布后,政府将勒令施工工地停止施工,工厂至少减排30%,全市范围禁止烟花爆竹燃放和露天烧烤,建议儿童和老人待在室内,鼓励市民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尽量不要开车出行,学校也要减少学生的户外活动。

 

由于公众不断施压,北京市政府加大了对空气污染的治理力度。今年1月,北京批准了一个长期计划,首次对空气污染物设限,并对污染者征收较高的罚款,不过在最后一刻取消了计划中原有的一些严厉处罚。

 

UCLA的王立德说,新宣布的举措在方向上是正确的,但要行之奏效,则需双管齐下。一方面自上而下严格执法,一方面让政府主动后退,让社会来进行创新,减少污染,尽管这听起来有点自相矛盾。

 

上海社科院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在2月上旬出版了一份报告,将两个城市列为世界空气污染之首。北京名列第二,仅次于莫斯科。

 

环境恶化使得社会不安情绪日显,政府不得不承诺整顿污染。在上个月举行的北京市人大会议上,市长王安顺宣布,北京将在2017年以前投资7600亿人民币改善北京市空气质量。

 

该资金也将用于奖励环保企业等,北京市政府还将通过补贴、增发执照等措施鼓励使用国产电力车,并将公务车改为电力车。

 

中国是世界最大的绿色能源技术生产国之一,虽然目前其大多数绿色能源技术仍依赖进口。

 

民间还涌现了不少其他的治污建议,包括更多“气象支持服务”,例如“播云”,还有荷兰艺术家设计的“真空清洁器”、摩天楼洒水机等。设计者们都声称,他们的方案能够“捕获”或“清洗”雾霾。

 

除此之外,很多老百姓正试图解决自身的呛雾问题。从家用空气过滤器,到北京市民在重污染天气使用的户外防毒面具,人们似乎都把个人健康放在了首位。他们还根据自己的情况(尤其是小孩和老人),随着空气污染级别提升而提升自己的防雾措施。

 

上周日,为了表达对污染问题的关切,300名跑步者进行了另一项创意之举。根据官方发布的新闻,他们仅穿着底裤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进行了“裸跑”,以此抗议城市的恶劣空气质量。

 

北京国际学校已经计划造屋保护学生不受雾霾侵害。他们计划投资500万美元建两座室内运动场,使得学生不论在什么天气情况下,都能够享受一年四季的运动自由。

 

虽然此举花费不菲,但紧邻运动场的学校、有钱人也效仿之,纷纷开始预订周围的室内运动场地。天晴之前,呆在“泡泡”里感觉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