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黄遵宪:甲午之战的忧天之泪

2019/8/14 5:18:12

黄遵宪:甲午之战的忧天之泪

 

寸寸山河寸寸金,

侉离分裂力谁任。

杜鹃再拜忧天泪,

精卫无穷填海心。

 

这首诗由黄遵宪写来,更有别样的凄苦伤痛。因为黄遵宪是那时候中国最了解日本的士大夫(没有之一),他在日本士人阶层中名望很高,并有许多日本朋友。多年前他便大声疾呼重视日本的威胁。可惜,大音希声,颟顸的当权者置若罔闻。

 

黄遵宪,字公度,出生在梅州一客家望族,他身上具有客家人坚韧质朴、视野开阔、善于接受新事物的特点。1876年,29岁的他参加顺天乡试中举。这一年十二月,广州大埔籍的翰林院侍讲何如璋奉命为出使日本大臣。那时候用同乡是官场风气,而且能够办外交的人才也多出自粤、闽等省。大约因为这些原因,新科举人黄遵宪被任命为驻日参赞官,日本成了公度先生外交生涯的第一站。

 

光绪三年(1877年)十月,何如璋、黄遵宪一行来到日本,次月,使馆遇到的第一件外交难题就是琉球使臣的求助。琉球国和朝鲜一样,明清两代为中国藩属国,代代朝贡。此时日本国力渐盛,开始觊觎琉球。日本政府阻止琉球向清廷朝贡,要求琉球废除与清廷的藩属关系。

 

十一月初三深夜,琉球使臣马兼才进入清朝驻日使馆痛哭,说受琉球国王之命求助于大清,并分析利害,若日本组织琉球进攻清廷,废除对清廷的藩属关系,琉球必将亡国。

 

琉球对清朝的重要性,何如璋、黄遵宪等使臣十分清楚。他们一方面约见日本政府官员,申明琉球乃大清藩国的立场,一方面上书清廷,要求阻止日本的阴谋实施。使臣在上奏中言:

 

“日人志在灭球,以阻贡发端,臣与日本当局论理数月,彼一味恃蛮,置之不答,甚至发令琉球改县,其轻视我国无理已极,义难坐视,今乘其国势未定,兵力未足,急与争衡,犹尚可及。若为息事,隐忍迁就,阻贡不已,必灭琉球,琉球既灭,必掠朝鲜。”

 

同时,大使何如璋以个人名义致信当权的李鸿章,重申琉球对中国的重要性:

 

“阻贡不巳,必灭琉球;琉球既灭,次及朝鲜。否则,以我所难行,日事要求。听之乎、何以为国? 拒之乎,是让一琉球,边衅究不能免。……他时日本一强,资以船炮,扰我边陲,台澎之间,将求一夕之安不可得。是为台湾计,今日争之患犹纾,今日弃之患更深也。口舌相从,恐无了局。然无论作何结局,较之今日隐忍不言,犹为彼善于此。”

 

应当说,何如璋、黄遵宪这些驻日外交官是非常尽责也是非常优秀的,他们深知日本的狼子野心,如果日本顺利吞并琉球,必定会欲壑难填,得寸进尺,进而图谋朝鲜、台湾。不如趁日本羽翼尚未丰满,对其采取强硬措施。

 

很可惜,腐败的清廷没有采纳这些驻日使臣的建议,容忍日本扩张,直至琉球亡国,被日本完全吞并。

 

在日本期间,黄遵宪一方面恪守外交官的职责,与日本政府斡旋交涉,维护本国利益。另一方面深入到日本的高层和民间社会,广交朋友,了解日本的政治、经济、民俗等各方面状况。与黄遵宪交游的日本士大夫有伊藤博文、重野安绎、宫本小一、岩谷修、大沼厚、本武扬、大山岩、浅田惟常等重量级人物。他在《日本杂事诗》里对这类交友多有记录。

 

作为一位诗文俱佳的士大夫,黄遵宪不仅以勤于公事的官员标准要求自己,他有着更高远的视野。他深感中国人包括士大夫对日本国情的隔膜,来到日本后不久,开始收集大量资料,编撰《日本国志》。

 

1882年,黄遵宪调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离开了日本。但他在政务之余,仍然孜孜不倦地编撰《日本国志》。这部卷帙繁多的大书直到1887年(光绪十三年)才编撰完成。全书共40卷50万字,分为为国统志、邻交志、天文志、地理志、职官志、食货志、兵志、邢法志、学术志、礼俗志、物产志、工艺志。此书被誉为“近代中国研究日本的集大成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