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这个区,竟然无权修缮本区居民住房墙壁外的一个花坛?!代表呼吁规范交界道路划分

2019/9/11 21:08:56

上海这个区,竟然无权修缮本区居民住房墙壁外的一个花坛?!代表呼吁规范交界道路划分

“偌大一个区,竟然无权修缮本区居民住房墙壁外的一个花坛?!”说起这事,严俊瑛有些想不通。

 

在今年的两会上,市人大代表、九三学社静安区委主委严俊瑛提交了一份建议,直指区区交界道路划分的尴尬处:同一条路,交通由这个区的交警管,道路设施则是那个区的路政管。有时因为划分不统一,区与区之间难以协调,竟然出现无人管等状况。

 

提交这份建议的同时,严俊瑛还附了一张表,梳理了静安区的26条交界道路。按照市政府各职能部门划定给各区的“区界红线”,属静安区绿化市容局管理范围的道路有246条,其中有23条道路不是属于静安区的市政道路,但日常保洁清扫工作属于本区绿化市容局管辖。类似的问题在交警和城管部门都有。

 

那么,一旦出现区区推脱或争管的管理漏洞,该怎么办?

 

同一段路,不同的领域不同“东家”管

 

关于交界道路的交叉管理,严俊瑛举了“成都北路”这个例子。

 

成都北路上的延安中路—南苏州路段,正好处于静安区和黄浦区的交界处。道路设施属于黄浦区路政部门管理,交通执法属于静安区交警部门管理,环卫部门则以道路中心线为界,也就是说静安、黄浦各管半边,而静安绿化部门的管辖范围则以西侧人行道为界。如果成都北路上存在无证施工行为,静安区的城管部门无管辖权,需请黄浦区城管部门执法。“同一段路上,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东家’,而且还不是按就近原则划分的。”严俊瑛说。

 

去年,静安区开展“美丽家园”建设,成都北路515弄小区(修德新村)内部的路面修整好后,居民们反映,弄堂外成都北路上的人行道高低不平,老人走出弄堂时容易摔跤。就在居委会开始修路的第二天,黄浦区这边的人员来了,他们告知居民,这段人行道归黄浦区管辖,未经许可,静安区不能开挖修整,否则今后这条人行道的管理维护问题黄浦区就不管了。这时,居委会只能停下修缮工程。他们上报了静安区有关部门,希望能协调,却迟迟没有结果。几个月后,果真就有一位老人在这条人行道上因路面不平摔坏了脚,引来街坊邻居一片指责声。

 

也是在这个居民区,靠近静安区侧的成都北路人行道上,有几个花坛贴着弄堂口的墙壁,这面墙也是一户居民家的墙。居民反映,这堵墙年久失修加之常年浇花潮湿,使得家里墙壁发霉,希望居委会帮助修一下。可是,居民刚刚翻开花泥,黄浦区就前来阻止,他们的理由是,按照市里规定,分区管辖的“红线”是划在弄堂口的这堵墙上,所以靠着墙的这个花坛归黄浦区管辖,静安区不得擅自动绿化。经向静安区绿化市容局核实,也确实如此。

 

静安区竟然无权修缮本区居民住房墙壁外的一个花坛?

 

“成都北路这一段路面一直这么坑坑洼洼,居民的困难和诉求得不到回应,这已成为城市道路和市政设施管理的盲点了。”严俊瑛说,有关区界道路及其上面的市政设施归属划定是由市各职能部门确定的,区与区之间难以协调,市里往往以“红线”为底线,很多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尽快协商调整不合理的辖区“红线”

 

“成都北路”一事并非个案。

 

上海的道路综合管理涉及交警、市政、市容环卫、绿化、城管等多个职能部门,并按照不同部门制定的法规条例实施管理维护。严俊瑛说,翻开《上海市道路交通管理条例》、《上海市城市道路管理条例》、《上海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上海市绿化条例》等法规,都能看见“区、县XX管理部门负责本辖区内的行政管理工作,业务上受市XX部门指导”的条款。可由于各职能部门对“本辖区”的划分不一致,在实际管理和维护工作中,常常产生介于两区的道路上,不同的市政设施管理职责分别属于不同区的现象,导致管理责任不落地,影响处置效率,出现管理漏洞。

 

区区交界的道路,除了相邻两区“运动式”的联合执法时会好几天,常态情况就是道路脏乱,损坏的市政设施无人问津,无证商贩、流动摊位在道路两侧流窜,同执法人员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城市网格化管理实施后,这类情况有所改观,但没有根本改变。

 

“这么多年来,‘两区交界处总归是搞不好’的话已经成了社会普遍接受的‘惯例’,也始终是城市精细化管理的难点。”严俊瑛说。

 

为此,静安区交通委还梳理出26条交界道路,比如武进路上的河南北-罗浮路段,市政管辖是虹口区和静安区、市容环卫分属虹口和静安区、城管管辖是虹口区。

 

“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协商调整不合理的辖区‘红线’,以便理顺工作条线,解决居民实际困难。”严俊瑛建议,尽快理清类似的情况和问题,多部门协商修订更系统化的城市维护管理办法,同时建立健全协同管理的体制机制,为提高城市精细化管理的水平打好基础。

 

建议有更高层面的顶层设计

 

这份建议提交后,很快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市绿化市容局表示,跨区边界处绿化养护责任问题,原则上以行政区界划分,区交界道路以道路中心线或中央隔离带为界,个别特殊情况,相邻区也会通过互换区交界跨区地块的方法,协商一致解决。

 

“以区界道路保洁为例,我区已对各区界道路情况进行了排查,明确各条区界道路的保洁范围。”静安区表示,将加强与相邻区的沟通和交流,发现问题及时协调解决;同时巩固全覆盖、全过程、全天候的多级巡查体系;完善快速有效的应急处置机制;并积极落实“路长制”相关工作要求;区交界道路保洁原则上以道路中心线为界,执行区内单侧的一体化保洁。

 

该区还对区域内的道路作了一番统计。据统计,目前属于静安区绿化市容局管理范围的道路总数为246条,有23条不计入静安区域内的市政道路,但日常保洁清扫工作属于区绿化市容局管辖,其中有15条属于区界道路,市政设施量属于相邻的虹口、徐汇、黄浦、长宁、普陀等区。属于静安交通管理范围的道路总数为227条,其中罗浮路、成都北路、长乐路等5条道路不计入静安区市政道路范围;但同时开封路、王家宅支路、平利路等6条道路属于静安区域的市政道路未被列入静安区交通管理范围。

 

收到这份建议,黄浦区同样也梳理了一份交界道路区域的职责划分情况。该区还要求区建管委、绿化市容局、城管执法局等部门积极与市相关部门沟通。

 

严俊瑛说,黄浦区市政部门专门到成都北路查看了相关情况,他们认可了已经修好的路况,对于居民住房墙壁外的花坛管理问题也有了新说法: 该花坛位于静安区辖区范围内,由静安区负责具体管理,统计上,其绿化面积也一并纳入静安区绿化面积,也就是居民有权修缮。黄浦区还表示,如果对人行道进行景观改造,来该区办理占路、掘路手续,根据《上海市道路管理条例》,该区将积极配合,予以全力支持。

 

“成都北路这一段路的问题是解决了。而这并非个案,全市还有很多交界道路会碰到类似的问题,这就涉及到更高层面的协调和规范。”严俊瑛希望,相关部门能由点及面,做进一步的推动解决。

 

记者了解到,对代表提出的区区交界道路的划分规范问题,市人大将召开督办会。